增加第三票?兩票制政策或有調整!
2017-05-12

自2017年1月9日,國務院醫改辦發布《關于在公立醫療機構藥品采購中推行“兩票制”的實施意見(試行)》以來,4個月過去了。近期,包括醫改辦在內的相關部門再加緊搜集一線信息,種種跡象表明,兩票制政策或有進一步的調整、完善。

 

醫改辦就“兩票制”與企業、醫院座談

 

來自商務部的消息,5月8日,中國外資協會與國務院醫改辦就“兩票制”相關問題舉行了溝通會。

 


國務院醫改辦督導處朱永峰處長介紹了“兩票制”出臺的背景以及目的和意義,默克雪蘭諾、諾華和輝瑞等13家跨國公司藥企負責人參會發言并進行互動交流。國務院醫改辦監察專員賴詩卿做總結講話。

 

交流會的具體內容并未有詳細的報道,不過藥企對于“兩票制”執行中的出現的問題,肯定是討論的內容之一,想必醫改辦舉辦兩票制專題交流會的目的,也正是如此——收集政策執行過程中預料之外的問題,為進一步調整、完善做準備。

 

無獨有偶,有消息人士透露,5月5日,國家衛計委藥政司召集藥品生產企業、流通企業和醫療機構的代表,開了“兩票制”座談會。該人士表示,這次座談會的主要目的就是收集當前政策執行過程中的問題。

 

第一票界定、是否增加第三票,或都將調整

 

國家版“兩票制”政策出臺的4個月以來,據統計,已經有18個省出臺了具體推進的時間表。但是,每個省份的具體細節并不一致,比如對于第一票的界定:

浙江版將上市許可人視為生產企業,重慶將國內總代視為第一票,流傳出來的廣西文件,也是將國內總代理視為第一票。另如基層醫療機構是否可以增加一票:海南的答案是不能、而青海就允許。諸如此類的差異,要不要進行全國統一?或許就是下一步調整的方向。

 

此外就是更加細節的問題,比如流通企業在“兩票制”下的生存艱難;藥企承擔了二級渠道的開發維護,增加了成本;醫療機構需要核對巨量票面信息、帶來的難度、人力成本等等問題,也將成為調整的參考。

 

執行細節或有調整

 

一些已經執行兩票制的區域反饋細節可能還需要調整和細化:

 

比如醫院如何騰出的人手來核對大量的票據,如何確認到底是第幾票。

 

比如偏遠地方的配送問題,可能因為一些省份限制了配送商的數量,導致藥品無法準時送達。

 

即便就是大的物流配商,以往也需要靠二級配送商網絡一塊才能實現全覆蓋,兩票制后,二級配送商沒有資格的話,大企業也難以保證全部配送到位。

 

而一些小用量、短缺藥品等,在兩票制、無利可圖的情況下,又該如何及時送達末端的醫療機構?

 

是否會打擊CSO?

 

近期的太原、繼而是山西的兩票制文件,讓業界沸沸揚揚。其文件引起藥界關注的原文是:

 

藥品、醫用耗材生產企業或可視為生產企業的經營單位,不得委托科技公司、咨詢公司等非藥品經營企業在我市推廣銷售藥品,不得向這類企業支付費用、變相“洗錢”和增加藥品銷售環節。

 

該政策發布后,被一些人解讀為CSO(合同銷售組織)徹底行不通了,要被“封殺”了,并由此引起業界的廣泛關注。但CSO作為一種銷售模式而存在,并沒有違反法規規定。只是那些掛著CSO名義進行變相洗錢的組織,才是打擊的對象。沒前還沒有任何官方文件直言要打擊真的CSO。

 

那么,規范的CSO該如何做,政策的調整完善是否會涉及CSO?

 

國務院:出現問題,要及時調整

 

事實上,“兩票制”政策進行調整的可能性很大。在醫改辦1月9日發布的政策中,開篇就提到“各地可結合實際制定實施細則,執行過程中出現的新情況和新問題,請及時向國務院醫改辦報告。國務院醫改辦將會同有關部門根據試行情況,進一步完善相關政策?!?/p>

 


也就是說,國家已經為政策的進一步調整和完善,預留了空間。綜合幾天來,醫改辦和外企的交流,以及傳言中藥政司“兩票制”的座談會判斷推測,政策調整的窗口,估計會馬上打開。

 

據以往經驗,政策的調整或者是出臺一個補充說明文件、或者是針對某個問題作出回復函。具體將會怎么調整,賽柏藍將保持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