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醫療機構才能辦互聯網醫療?
2017-06-21


    互聯網+醫療早期經歷了“黃金時期”,各大資本企業投資互聯網+醫療也是轟轟烈烈。但隨著近日國家監管政策的出臺,互聯網+醫療業掀起了反思潮。

    5月8日,國家衛計委先后發布了《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試行)》(征求意見稿)和《關于推進互聯網醫療服務發展的意見》(征求意見稿),下稱《辦法》。

    這兩份文件的公布,霎時在互聯網醫療業引起了軒然風波,成了行業的關注焦點。

尤其是——

    《辦法》中明確指出了在此辦法頒布后的15日內,所有互聯網醫院、云醫院、網絡醫院、設置審批的縣級以上衛生計生行政部門等必須予以注銷,并按照該《辦法》規定重新注冊、重新對其互聯網診療活動實施管理。允許開展的互聯網診療活動僅限于醫療機構間的遠程醫療服務和基層醫療機構提供的慢性病簽約服務。不得開展其他形式的互聯網診療活動。同時要求互聯網診療活動應當由擁有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的醫療機構提供。且未經國務院衛生計生行政部門頒布相應醫療機構類別和醫療機構基本標準,縣級以上地方衛生計生行政部門不得擅自設置審批虛擬醫療機構。

    這無疑是國家監管部門對互聯網+醫療出臺監管的一個嚴厲措施。畢竟,醫療事關民眾生命安全健康,而互聯網醫療事興又不久,還沒有一份完整的相關的法律法規來監管。

    這一相當于重新洗牌的措施,可以看出未來《辦法》的出臺,關鍵就是為了保障醫療質量安全。國家衛計委的重磅出擊,或許能讓火熱的互聯網醫療冷一冷。雖說目前對互聯網+醫療的限制嚴格了些,但一切還是從醫療安全角度考慮,更有效地避免互聯網醫療業出現違規行為。畢竟,現在不規范,將來不合符規范之多,帶來的影響與損失更是不可估量的。

    正如美國早期的互聯網醫療發展也經歷過同樣的嚴監管階段,成功地使之健康發展。

    自“互聯網+”大潮推進以來,互聯網醫療不僅迅速被各大資本企業追逐,涌現出多種互聯網+醫療模式,并迅速發展。

    據悉,2011年到2016年,有533家互聯網醫療企業共獲得了34億美元的投資。

    而《辦法》的頒布,引發了很長一段時間的爭議、討論。對于正在運行的互聯網醫療投資者而言,無疑是一個重磅炸彈,意味著所有沒有實體或醫療機構的互聯網+醫療領域短時內或許會開始不好過了。

互聯網醫療意義

    互聯網醫療的本質和重點在于“連接”,將全國各地的各級醫生、患者、檢查、病房、藥房、護理、康復等一切醫療資源通過更加高效的方式進行再分配?!盎チ?”醫療的社會化探索,不僅盤活了閑置的醫療資源,也調動了各方參與醫改的動力,一定程度上解決了患者的看病問題。

互聯網醫療存在的瓶頸

   互聯網醫療也會存在一定的風險,散、小、亂等也成了其特征。再者,互聯網醫療所帶來的醫療風險該找誰,是找互聯網科技公司還是醫療機構?

另外,一些地方還在藥店設置了健康小屋,醫生通過網上開處方,然后直接從藥店快遞藥品出去。無論中國還是其他國家,對于處方的監管都有嚴格要求,沒有見到人是不能開處方的。這些都沒有相應的監管措施。此外,還涉及到信息安全問題,很多互聯網醫療機構把患者的信息都公布在網上,這些都具有很大風險。

   因此,隨著互聯網醫療的急劇升溫,加強其管理,確保醫療質量和安全,是當前必須要解決的問題。